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仙女吓烦

断弦难续,只不过是情深缘浅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3年7月29日 无法割舍  

2013-07-29 21:00:27|  分类: 再回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秀秀,是我小姨的独生女。最近,秀秀经常和我在网上聊天。渐渐的,我的心被牵了起来,随着那份亲情,像风筝般慢慢飞在我内心的最高端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的外公外婆以及大舅二舅、二姨和小姨现金都在黑龙江省鹤岗市。奶奶在的时候对我说起过,外公外婆年轻的时候闯东北,所以安家安在了那里。而大姐二姐和我以及那个被送人的三姐都是在东北出生的。我本该也是东北人,可命运最喜欢和这些善良的人们开玩笑,随便捉弄一下,便成了一辈子的伤痛。 。。

       深冬,爸爸接到来自东北的消息,电话那边说外婆生命危在旦夕,希望我和大姐二姐去见她最后一面。而爸爸,还因当年的愧疚,迟迟不肯原谅自己。我便和大姐二姐商议一同去看望外婆。。。

       那一年 刚过春节后( 2010年3月4日,正月十九)我和大姐(二姐因孩子小没能一同前去)奔赴黑龙江省。我还记得,走的当天,我在潍坊火车站处专门买了一个厚厚的笔记本,我真想把我们和外婆相见后的每一瞬间都清清楚楚的记录下来,毕竟,关于外婆的点滴我记住的实在太少太少了。我只听他们(亲人,邻居)说,我两岁的时候,妈妈便因车祸而亡。那时候,我实在还太小太小了,以至于关于以前的以前,我几乎没有一丝印象。。。

       那时候出行的人太多了,我去的很早,买的却是站票。有些好心的人坐累了便起身,把座位让给我们坐上一会儿。。。就那样,一直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,倒了几次车之后,小姨和大舅来接的我们,那时候,我肯定两眼一抹黑的,毕竟我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关于他们的样子。是大姐认出的他们,我们便坐上公交回了真正的老家。

        看见外婆的那一刻,外婆哭了,大舅二舅哭了,二姨和小姨哭了,我和大姐早已泣不成声。。。二十年了,整整二十年了,我们第一次相聚,竟然是在外婆病重之时!那种感觉,绝对不是用文字所能表达出来的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姨含泪笑着和外婆边指着我们边介绍道:“这个是招弟,这个是小三儿(怎么那么巧,令人反感的字眼)”。外婆掰着颤抖的手指数着:“都二十年了,都二十年了。。。”大舅又絮絮叨叨的埋怨起来:“要不是你那个坏爸爸,我们现在还一直生活在一起。。。”从大舅的埋怨声中,我听出来了当年的事情,当年,妈妈和爸爸坐着马车卖大米回来的路上,妈妈心疼马儿便执意下来步行行走,而爸爸心粗,一人坐在马车上,后方的车子直奔妈妈撞过来,爸爸慌忙牵住马儿的缰绳的那刻,车子再次撞了过来。。。这些年,爸爸的心结始终没有解开,而大舅和爸爸中间的疙瘩也始终越系越紧,大舅还是在恨着爸爸,而爸爸也始终活在自责的愧疚中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外婆回忆道:“那时候我最喜欢小三了,有一次你二姐偷我好吃的,我背着你就去逮她,结果一个轱辘摔倒了,你二姐在前面跺着脚拍着手说‘活该活该,谁让你光疼小三不疼我的?’。。。”说完这话,外婆竟像个小孩子那样傻傻的笑了好大一会儿,还老是问二姐在哪里怎么没来。。。小姨在一边发话:“哎,怎么又清醒了?还记得那么久的事情呢!”我想,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无论相隔多远,无论过了多少个年头,在她心里始终是放不下的一个心事,她又怎么会忘记呢?

        在外婆那里住了不到十天,大姐放心不下孩子(为了来看望外婆,大姐正在哺乳期,便硬硬的给大外甥断了奶),而我亦到了上班的时间。我们不得不含泪告别。。。临走时,我把我的手机号以及qq都留给了他们。我想:大舅家的哥哥和姐姐都有出息了,若还念这份亲情便联系,若不念则只当我们悄悄来走了一遭(大舅家的哥哥和姐姐都以工作忙没回来)。而二舅家的妹妹还小,这些东西还体会不到。二姨家的两个哥哥一个前些年溺水了,另一个远在上海,久久不曾回家。小姨家的秀秀长得水灵可爱,那时候16岁便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没想到快四年了,秀秀成二十岁的大姑娘了。最近因上大学的事联系起我了,我虽帮不上什么忙,但打听一下山东的大学还是能够胜任的。我不知她最终会不会选择来山东,但心里一直有那么一点私心:但愿她能来,那样,我们便可重燃亲情之火,从陌生变到熟悉。。。

        这几年,都是我主动和他们联系,为的不是讨他们欢心,而是想问问外婆身体的状况。这几天,秀秀一直和我讲:“外婆身体可好了,从你和大姐来了之后,慢慢好起来了,现在能自己下床走路,大小便自己都能蹲着。。。”当然,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让我高兴的了!外公外婆身体硬朗对我来说是莫大的安慰!只是,我不能陪在二老身边,心中的愧疚,与日俱增。。。

      说真的,大舅二舅以及二姨和小姨因时间和空间的距离,似乎早就看淡了这份亲情,而我还一直痴痴地、傻傻的期待着再次重逢的那一天。。。有些东西,可以放下,有些东西却一辈子无法割舍,那便是至亲的亲情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2013年7月29日     夜晚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——含笑忆忧草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